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如胶如漆-非婚恋交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41|回复: 0

长篇小说《欲望之门》1-2-电梯遇美

[复制链接]
阅读字号:

22

主题

23

帖子

136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

积分
136
发表于 2022-6-20 08:57: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1部分

    内容简介:

    这物欲横流的都市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欲望。有人隐藏、有人赤裸。欲望之门一旦打开,各种光怪陆离的现象层出不穷,人们在这样的欲望之都,究竟会有怎样的喜怒哀乐?

    主人公杨乐天,一次意外的电梯遇美,生活中便与几个女人之间,展开了一段段感情故事,其间,杨天乐也在行动中一步步显露出他内心赤裸裸的欲望!

    第一章 电梯遇美

    杨乐天仰面躺在床上望着阴暗斑驳的天话板,心情不由一阵激动,因为明天他就可以正式上班了。想想自己毕业快半年了,求职信发了无数封,也面试了无数次,均都石沉大海。现在终于找到了一份工作,且还是一家银行。虽然这家银行在本市的诞生时间不算太长,无论在规模上还是在影响上,都不及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但其待遇和福利和本市的其他行业相比也算是名列前茅了,在如今大学生的就业形式普遍不乐观的情况下能找到这份工作,杨乐天已经很满意了。所以现在虽然已经快到凌晨一点了,但杨乐天还是兴奋得睡不着,不时地在床上翻来覆去。

    “什么时间了?还不睡?明天还要上班呢。”女友秦晓露嘴里嘟囔着并翻了一个身,面朝杨乐天继续沉沉睡去。

    杨乐天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午夜十二点四十了,确实该睡了,明天可是第一天上班哦,精神可不能显得萎靡不振啊,于是小心翼翼得翻个身和晓露相对而卧。眼睛紧闭了一会,然而还是睡意全无,杨乐天索性睁开了眼睛,借这窗外皎洁的月光仔细欣赏起晓露那秀美的脸庞来。

    秦晓露是杨乐天的大学同学,并且两人是一个班级的,可在大学其间的前三年,两人几乎没有什么交往,在路上遇到也仅仅是相互点头微笑一下,算是招呼了。然而就在大学生活的最后一年,两人的关系发生了变化。

    当时他们都没有各自的男女朋友,秦晓露虽然长相秀美,身边也不乏追求者,但她一直忙与学习,而且追求者中没有自己喜欢的类型,所以一直没有男朋友。而杨乐天当时刚刚与相恋两年的女友分手,心情郁闷无比且整天摆出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渐渐地吸引了秦晓露的注意。另外,在当时的校园中还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说如果四年大学生活结束以后,自己还是孤单一人,那就是一种耻辱。所以在大学生活的最后一年,没有各自男女朋友的同学纷纷开始了自己的校园“黄昏恋”。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杨乐天和秦晓露两人鬼使神差得走到了一起。

    就这样,两人一起走出了校园,同时选择留在本市寻求发展。秦晓露凭着优异的成绩和秀美端庄的外表很快在一家外贸公司谋得了一份文秘的工作。可杨乐天却一直没有找到工作,身上的钱早已花光,又不好意思向家里人张口要,所以这些天来都是靠秦晓露的钱来维持生活的。为了节省日常开支,两人出了校园不久便同居了。

    杨乐天就这样一直看这秦晓露那清秀的脸庞,渐渐地有了一股冲动,这些天来,杨乐天白天一直忙于找工作,晚上忙着看报纸的招聘信息,发求职信,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和秦晓露做那事了,其间,秦晓露也暗示了好几次,但杨乐天实在没那个精力和兴趣,所以装作没有领会她的意思,气得秦晓露这些天老发小脾气。

    窗外洁白的月光洒在熟睡中的秦晓露的身上,在黑暗中显得朦胧之美,看着她那光洁的额头,细密的睫毛,均匀的呼吸,以及由于秦晓露的侧身而卧,一道深深得乳沟从丝绸睡衣的领口中一览无余,杨乐天只觉得一股热气从小腹处升起,下面的小弟弟也开始蠢蠢欲动了,一只手也不由自主得伸进了秦晓露的睡衣里面,在她那光滑的肌肤上轻轻抚摸,渐渐得,手停留在了那傲人的双峰上,用手指轻轻得拨弄着。月光下,秦晓露的脸染上了一层红晕,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杨乐天知道女友醒了,并在自己的挑逗下有了反应,心中一乐,手更加用力地揉捏起来,身体也凑了过去。

    “讨厌!这么晚了还不让人家睡觉。”秦晓露娇嗔。

    “宝贝!我想要你!”杨乐天说完,手用力的捏了一下她胸前的樱桃。

    “啊!”秦晓露痛得惊呼一声,刚要嗔怪,小嘴就被杨乐天用嘴给封住了,在他的双重刺激下,秦晓露的欲望不可遏制的爆发出来,双手疯狂的撕扯着杨乐天的睡衣,同样,杨乐天也疯狂的剥开了她的睡衣,俩人很快就成了一对赤身裸体的鱼。秦晓露一对精妙的双峰在杨乐天手和唇的刺激下,坚挺起来,嘴里并发出了一阵阵轻轻得呻吟。杨乐天的手和唇继续扩大着战果,轻抚她的玉背,热吻她的耳垂,秦晓露的呻吟渐渐地大了起来,当杨乐天的手移向那片草丛时,秦晓露再也不能自持,拼命地扭动着娇躯,说:“我要你,快给我吧,我受不了了。”杨乐天停止了游走,开始向草丛深处挺进,同时两人紧紧得搂在了一起,仿佛要渗入彼此的身体……

    一番激烈过后,杨乐天喘着粗气从秦晓露的身体上退了下来,躺在一旁,心情愉快而宁静,很快就在秦晓露温柔的拥抱下沉沉得睡着了。

    临海市是南方的一座新兴城市。本来它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镇,但随着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施,这里的经济迅速发展起来,工厂遍地开花,大量的内地人来到这里打工淘金,随着人口的大量涌入,这里也一下由镇扩大成了市。面积扩大了,人口增加了,这里也就很快成了高楼林立,经济繁荣,在南方,乃至在全国都比较有名的新兴现代化城市了。

    临海市正光投资发展银行就坐落在这个城市的繁华路段――喜来路上,这是一座高达三十层的高档写字楼,写字楼的第一层就是正光投资发展银行的营业大厅,整整占据了一个楼层,面积达数百平方米,门前还有两座栩栩如生的石狮子,显得很是气派,而该银行的其他部门设在该写字楼的第十八层。

    杨乐天站在这豪华的写字楼前,抬头望了望楼顶,玻璃幕墙反射下来刺眼的阳光,杨乐天赶紧低下了头,用手拂了拂头发,整了整领带,深呼吸一下,然后昂首挺胸得走到了电梯旁,按了一下按钮,不一会,电梯门缓缓得打开了,杨乐天一步跨了进去,转过身,按了一下写着“18”的红色按钮,电梯门缓缓合上,正在这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等等!”杨乐天赶紧用手隔了一下电梯门,门又缓缓得打开了,这时走进来一个女人,女人向他报以友好得一笑,轻声道:“谢谢!”

    “不客气!”杨乐天随口答道。

    这时女人也看见了电梯壁上亮着的“18”的红色按钮,嫣然一笑得问道:“你也是正光的员工?我以前怎么没看见过你啊?”

    杨乐天看着她这极具风情得一笑,不由得心神一荡,道:“我是新来的,今天是我第一天上班,你也是正光的员工?”话一出口,杨乐天就暗暗后悔,觉得自己这话问得有点弱智,对方刚才明明说在正光没有看到过自己,这不就表明她也是正光的员工吗,自己还多此一问,于是表情就有点尴尬。

    女人见了抿嘴一笑说:“是的,我是正光的员工,欢迎你成为我的同事。”说完,将手一伸,杨乐天见了,赶紧也伸出手,两个手掌握到了一起。杨乐天只觉得女人的那只手柔滑细腻,握在手里甚为舒服,竟一时舍不得松手了,还是女人先松开了手,并把手从杨乐天的手里抽出来,这时杨乐天才觉察过来,急忙得缩回了手,在一旁尴尬得不知说什么好,女人见状,笑了笑,也不再说话。

    杨乐天懊悔得直想抽自己的嘴巴,初次见面就如此失态,对方指不定把自己当成大色狼了,偷偷得瞟了女人一眼,见女人的脸上并无愠色,心中稍宽,于是转过脸去,作目不斜视状,直盯着电梯壁上那不断跳动的数字。但过了一会,杨乐天还是忍不住偷偷得打量起女人来。

    女人约莫三十岁左右,典型的瓜子脸,长得十分好看,酒红色的头发高高得盘在头上,身上是一袭黑色的职业套装,光滑得小腿山裹着的丝光长袜发出了诱人的光泽,脚下是一双黑色的高跟鞋,细细的鞋带缠绕在光滑圆润的脚踝上,整个装扮高贵中不失典雅,端正中不失妩媚。最后杨乐天眼角的目光停留在了女人那高耸的胸部上,这一停留就再也舍不得移开了,只见女人的胸部异常得饱满挺拔,简直让人担心这对玉兔会随时摆脱外衣的束缚而蹦弹出来。由于杨乐天的个头比女人高了将近一个头,所以居高临下望去,从女人衣服的领口处还能隐隐约约看见黑色蕾丝胸罩的花边,杨乐天暗暗吞了一口唾沫,正要继续猜测女人胸罩的尺寸是36d还是36e的时候,电梯门开了,女人朝他一笑,就走了出去,消失在一个拐角处。杨乐天暗叫一声:“可惜,没有问她的芳名。”但随即又一想:“既然已经知道我们是同事,那以后见面的机会多的是。”也就释然了,便快步朝前台走去,向前台小姐打听了人事部的具体位置后就赶紧向人事部报到去了。

    第二章 同学邀请

    “咚咚!”

    “请进!”

    “王主任,您好!我是来报到的。”杨乐天推门而进说。

    “哦,你就是新来的小杨啊,来!请坐!”王主任笑眯眯得说。

    王主任是个五十来岁的老头,身材胖胖的,眼睛小小的,脑袋也有些谢顶了,露出光亮的头皮,平时脸上总挂着一幅笑容,活像一尊弥勒佛,因此见了他的人都觉得亲切,杨乐天也不例外,刚才紧张得心情也消失了大半。

    “经过研究,我们决定把你分配到信贷部,你现在就去信贷部找张主任,他会安排给你具体工作的。”

    “好!谢谢王主任。”杨乐天站起身,恭恭敬敬得掩门而去。

    信贷部不大,连同主任在内,共有六人,现在加上杨乐天,就七人了。主任姓张,叫张山,不过这“山”字读起来有点像“三”,再加上他那长地一幅圆圆得脸,像一块大饼,所以银行里的人给他取了个外号叫“三饼”。

    张山对杨乐天的到来,既不热情也不是很冷淡,颇有领导的风范。只听他喊了一声:“大家停一停,现在我给大家介绍一下新来的同事。”说完,指着杨乐天对大伙说:“这位就是新来的同事,名叫杨乐天,大家欢迎。”随即带头鼓起掌来,之后稀稀拉啦得响起几下掌声。杨乐天朝大伙鞠了一躬,说:“还请大家多多指教!”

    这时只听有人“噗哧”一声轻笑,“喂!我说你怎么搞得有点像日本人啊?”杨乐天抬头一看,笑他的是一个年轻女孩,杨乐天尴尬得一笑,并不言语,心中却暗骂:“妈的!这个小丫头片子,居然说老子像日本人!”孰不知,杨乐天平生最恨的就是日本人,虽然他自己本身没有遭到日本人的什么迫害,但他的爷爷差点让日本人给杀死。他的爷爷是个八路军,身上大大小小十几个伤疤,都是和日本人作战时留下的,杨乐天从小就听他爷爷说身上这些伤疤的故事,说日本鬼子的凶狠残暴,所以杨乐天打小就对日本人没什么好印象,再加上现在这几年,日本时不时传来军国主义的叫嚣声,杨乐天就更加憎恨日本人了。现在这个女孩说他像日本人,杨乐天心中颇感气愤,但又不好发作,只好心中暗骂一声:“小妖精!”

    小妖精名叫陈君,长得不错,身材娇小玲珑,一头棕色的卷发透着一股野性。接着张山又介绍了另外四个人,两男两女,“这位是周玉,我们叫她周姐,她叫陈小丽,那两位,一个是王叔,那个是小李。”杨乐天一一和他们打了招呼。张山说:“好了,大家都干活去吧,小杨,这是你的办公桌,你先熟悉一下,有什么事再找我。”说完,就径直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去了。

    信贷部的工作就是对客户提出的贷款申请进行审查,以确定是否对其发放贷款。杨乐天第一天来上班,也没有什么具体工作要他做,只好坐在办公桌前翻翻客户资料了,可他脑子里却一直在想电梯里的那个美女是哪个部门的,怎么到现在都没看到她呢?开始有点后悔当时没有问清她的姓名了。就这样一直熬到了下班,杨乐天走出了银行也没再看见那个美女了。

    杨乐天站在银行门口也不知道该去哪了,他现在还不想回家,因为这时回家家里肯定没人,这几天女友晓露一直加班,要到很晚才能回家,有时真搞不懂她一个文秘怎么会那么忙?

    “喂!下班了准备去哪玩啊?”一个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杨乐天回头一看,顿时眼前一亮,原来是小妖精陈君,这时她已经换下了上班时穿的制服,而穿上了一件白色的纱质短裙,黑色的纯棉t恤,薄薄的衣服下坚挺的双峰随着她身体的走动而轻轻得颤动着,短裙下浑圆得小屁股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线,修长匀称的双腿没有穿丝袜,白嫩的大腿光裸着,一双白色的凉拖鞋小巧玲珑,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青春的气息。 杨乐天看在眼里暗想:“这小妮子换上这身装扮可真又是另一番风情啊。”虽然此时杨乐天对她还是有点耿耿于怀,但现在见她已经主动向自己打招呼了,再不理人家未免显得自己太小气,于是便说:“回家啦,还能去哪啊?”

    陈君笑着说:“嘻嘻!怕回家晚了老婆要罚你床头跪吧。”

    杨乐天正要说话,腰间的手机响了,陈君一听又说:“哈哈!说曹操,曹操到,算了,不打扰你啦,我先走啦,拜拜!”杨乐天看着她风姿绰约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他的死党何啸打来的。

    “喂!帅哥!现在在哪呢?”何啸在电话那头问。

    “在银行门口呢。”

    “为了庆祝你今天第一天上班,小弟我在皇家大酒店请你,怎么样?快过来吧,哦,对了,带上嫂子晓露,一起来哦。”

    “呵呵!好的,”

    何啸是杨乐天的大学同学且还是一个寝室的室友,两人的关系特铁,当时就有人戏称他们为“哼哈二将”,足见二人的关系。可最初两人并不怎么合拍,关系平平。因为何啸是个富家子弟,他父亲是个房产开发公司的老总,母亲是政府官员,家里很有钱,所以何啸平时穿名牌,抽好烟,一幅纨绔子弟的模样,杨乐天有些看不惯,因此并不怎么打交道,直到后来发生了一件事,两人的关系才有了变化。

    那是一次在食堂打饭的时候,要知道,在大学食堂打饭的高峰时间里人特别多,排队的人一直排到了食堂外,当时何啸就有点等不急了,偷偷得溜到了前面去插队,不料被后面的一个高年级的同学给发现了,那人一把抓住了何啸的衣领向后一拖,一下就把身材瘦小的何啸摔了四脚朝天,饭盒勺子也乒乒乓乓得甩出老远,顿时引地周围人哄堂大笑,只见那人说:“让你插队,给老子滚回去。”这时也有几个何啸的同学看不惯了,但一看对方人高马大,也就纷纷打消了为何啸出头的打算。然而就在这时,杨乐天站了出来,本来他对何啸的无故插队也是不满的,但见对方仗着自己身强力壮这么欺负自己的室友,就忍不住站了出来要和那人理论几句,哪知对方根本不与他理论,上来就挥拳相向,这下那人可是失算了,虽然杨乐天的身材没有那人高大,但杨乐天从初一就参加了武术兴趣班,直到高二才退出了这个班,这五年的武术可没有白练,几招下来,就把那人打地个鼻青脸肿。后来杨乐天为此挨了个处分,但回来宿舍后,何啸对杨乐天可是感激涕零,连称杨乐天够朋友,还说以后有他何啸的就不会少了他杨乐天的。而杨乐天和他接触久了,发现他虽然有些纨绔子弟的习气,但为人豪爽大方,所以两人的关系渐渐密切起来,成了死党,两人一起逃课,一起泡妞,甚至还一起嫖过娼。大学毕业后,何啸就去了他父亲的公司做了副总,而杨乐天却一直没找到工作,于是何啸曾提议让杨乐天去他的公司做个部门经理,但杨乐天拒绝了,因为他不想成为老同学的手下,何啸似乎也知道他的心思,以后就再也没提过了。

    杨乐天掏出手机给秦晓露打了个电话,果然秦晓露说她没有空,她要陪老板去应酬一个大客户,叫杨乐天自己去吧,杨乐天只好叮嘱她少喝点酒,晚上早点回来,然后就挂了电话。

    杨乐天对秦晓露这几天经常陪老板出去应酬有点不满,他知道在酒席上那些肥头大耳的客户对漂亮的秦晓露少不得会动手动脚的,一想到这,杨乐天的心就有点隐隐作痛,他可不想自己的女友被别人吃豆腐,于是前几天曾对秦晓露说:“你以后少陪你老板出去应酬。”秦晓露则委屈得说:“你以为我想啊,老板要你去你能不去吗?除非你不想要这工作啦,你也知道,现在找工作有多难吗?”杨乐天一听,顿时就矮了三分,只恨自己没有本事,让女友吃苦受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如胶如漆交友 |Sitemap

GMT+8, 2022-10-1 15:49 , Processed in 0.217057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